欢迎您!
主页 > 最新话题 > 正文
昔日的南泥湾狼豹黄羊满山窜为何会被选中作为三五九旅屯垦之地
日期:2022-01-12

  皖南事变后,政府中止了对八路军的一切补给,还派出重兵包围封锁陕甘宁边区,实行严密的经济封锁。当时,各个敌后抗日根据地普遍出现了粮食、医药、棉布、子弹、食盐等的严重短缺状况,而陕甘宁边区作为中共中央所在地和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总后方,更是一度到了“几乎没有衣穿、没有油吃,没有纸、没有菜,战士没有鞋袜,工作人员在冬天没有被盖”的严重地步。

  陕甘宁边区虽然土地广袤,但干旱贫瘠,仅有140万群众,却要担负起数万干部、战士和学生的供给,实在有些不堪重负。为解决面临的十分严重的经济困难,中共中央于1939年2月2日在延安召开了生产动员大会,在会上发出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动员边区上下广泛开展大生产运动。

  就在这一年,农林学家乐天宇到达延安,被大生产运动轰轰烈烈的场面所感动,一边在边区农业学校兼课,一边组织学校师生对边区林业情况进行调查研究。次年4月,其提出《陕甘宁边区森林考察团工作计划》,并于1940年6月14日率边区考察团从延安出发,顺桥山山脉和横山山脉前进,途经甘泉、志丹等15县,于7月30日返回延安。

  在47天的考察过程中,乐天宇一行除了搜集2000余件重要标本,撰写了《陕甘宁边区森林考察报告》外,还对南泥湾一带的植物资源和自然条件进行了深入考察。考察结束后,乐天宇分别向、朱德等人提出了开垦南泥湾,以增产粮食的建议,得到了高度重视。

  此后,朱德同志多次到南泥湾考察调研,对当地的土壤、水源等情况进行了实地了解。掌握第一手材料后,朱德提议调王震第三五九旅进行屯垦,当即表示同意,并补充说:“光有三五九旅不够,我看延安的我看延安的中央机关、军委机关、学校和留守部队,都要抽人进去,还可以动员逃难到边区的外地农民也进去,在那里开荒种地,安家落户。”

  1941年3月,三五九旅遵照“一把头一支枪,生产自给保卫党中央”的指示,在旅长王震率领下,分批从绥德警备区开赴“方圆百里山连山,只见梢林不见天。狼豹黄羊满山窜,一片荒凉少人烟”的南泥湾,开始了“背枪上战场,荷锄到田庄”的垦荒屯田。

  三五九旅官兵刚刚进驻南泥湾时,遇到的困难是难以想象的。由于工具短缺,两三个战士合用一把锄头,战士们不得不自己打造农具,靠人工拉犁开荒。没有房子住.只好用树枝搭起草棚临时居住。为改变当时的状况,战士们边开荒、边抽出部分人突击打窑洞。打窑洞的战士天不亮就钻到泥土飞扬的环境里工作,收工时汗水和泥土沾满全身,甚至连相貌也辨不清。

  除了生产和居住方面的困难,更大的困难是缺粮。边区配发的粮食有限,还需要破冰涉水到远离驻地的县城去背运。但三五九旅官兵没有向困难低头,没有油盐酱醋,就设法打柴烧炭,再运到延安等地去换;没有菜和肉,就拾山货、挖野菜、找树皮、收野鸡蛋,或扛枪打猎、下河摸鱼。

  辛勤的付出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三五九旅进驻南泥湾的第三年,即1943年就实现了粮食和经费完全自给,不要边区政府一粒米、一寸布、一分钱;到了1944年,开荒达到26.1万亩,产粮3.7万石,不仅粮食、经费自给自足,还积存了一年的储备粮,第一次向边区政府上交公粮1万多石。

  此外,三五九旅官兵还挖了1048孔窑洞,建起了602间平房及1座大礼堂,饲养的牲畜家禽除吃用外,存栏的猪5624头,牛1200多头,羊1.2万只,鸡鸭数以万计。1942年9月9日,《解放日报》发表《积极推行“南泥湾政策”》的社论,号召各根据地学习三五九旅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