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主页 > 客户反馈 > 正文
村里孤女偷偷救下受伤鲤鱼多年后鲤鱼报恩治好她瘸腿
日期:2022-01-13

  那时候,这当地有一个小渔村,叫鲤跃村,其实最开始也不叫鲤跃村的,相传是很久很久以前,有先人曾在这里看到了一条鲤鱼飞身跃过龙门,而后化龙直升九天的缘故,这才改了这个名字,一开始叫什么,大概没有什么人记得了吧。

  小鱼是鲤跃村里的一个孤女,父母早亡,所幸有村里张家大娘今日一口鱼汤,明日李家婆婆一碗白面的这样接济着,倒也不至于饿死。

  就是这么个在村里吃百家饭长大的小丫头,她十一岁时,去了村里的捕鱼大户万财主家做工。

  十岁刚出头的小姑娘家家,身体还没长结实,干不了什么粗重的活儿,也不能跟着渔船出海,万财主一开始是看不上的。

  就没有她杀不干净的鱼,别说那些不要的鱼鳞鱼肠,就连鱼肚内壁上那两块最难处理的“黑衣”跟鱼鳃,她都能扒拉的干干净净。

  万财主一看,小丫头年纪虽不大,可这杀鱼的手法却是利落,一点不带含糊,处理的又干净,就把她留了下来,在厨房做一些杂活,给了口饭吃。

  那天晌午,村里几个仆妇正在村口的大树下闲坐话家常,忽然不知道从何处来了个黄袍道人。

  那道人端着算筹在村口来回走了几圈,上前对着那些妇人道,“你们这村里有一处风水,乃是千年难得的宝地,这处风水若是占得了,往后必定官运财运接连高升,荣华富贵不可估量。”

  那些个妇人平日里世面见得少,这会儿家里男人又都出海了,是以听了道人的这番话一时间既不知道是真是假,也不知如何是好。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没有谁能拿个主意,最后还是万财主家的儿媳妇站了出来。

  “此刻我夫君公公都不在,我们妇道人家也不懂这些,道长远道而来辛苦,若是不嫌弃,不如跟我回家中用些饭点茶水,等我公公他们回来了再商量此事如何?”

  其他妇人一听,都心想着,若是这道人所说为真,那你把他请回了家中,这风水宝地官运财运不得都叫你家独占了?于是本着宁可信其有的想法,纷纷都向道士作出了邀请。

  万家媳妇自然是求之不得,其他妇人虽心有不甘,但是道长本人都发话了,她们也不好再做勉强,只能强忍着心中的不满。

  当天傍晚,万财主一行人出海归来,那些当家的从自家婆子口中得知了这件事后,皆是大吃一惊,而后便是好一通训责,纷纷埋怨老婆不会做事,这样好的机遇,竟是叫老万家独得了去,叫他们一个个都馋的抓心挠肝。

  这些人心里那是一个劲儿的泛酸啊,等酸完了回过味来又想着法的宽慰自己——那道人说的也未必是真的,没准就是看妇人家的没见识,这就招摇撞骗来了呢?

  这么想想心里就舒服了许多,甚至还有那么些幸灾乐祸,纷纷等着看老万家的笑话,看他们怎么被骗的找不着北。

  第二天万财主将村里百来户村民都集结了起来,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拿出来一千两银子。

  白花花的银子,整整一千两,闪了不少人的眼,万财主跟村长说,这些就当买村里的那口井的费用,村里每家每户都可以在村长这里登记领十两银子,不够的话万家再补。

  哪口井?这村里只有一口干涸的老井,荒废在那里好多年了,一口水都打不出来的破井,老万家竟然花了一千两银子买它?啧啧啧,了不得,那个道士当真是个骗子!

  白白的就有十两银子拿,大家自然是没有异议,心中都暗笑老万家的是鬼迷心窍了。

  万财主家把那口井买下来之后,黄袍道士当即就在井边开坛做法,还用朱砂画了个阵,而后便是坐在阵中念念有词,整整三天三夜。

  这时就有村民开始动摇了,这道人莫不是真的有两下子?寻常人哪有三天不吃不喝还一丁点事儿没有的?

  第四天道士从阵里出来了,吩咐万家的人动手挖井,万财主找的人手脚麻利,一上午便挖了一个约摸七八尺的大坑。

  只是奇怪的,是接连往下挖了数丈,却仍是不见有水源,旁人看的都急了,那道人还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吩咐接着挖,直到见水。

  那些伙计只能更加卖力的挖,轮番上阵,两天后,一个伙计一锄头下去,地底涌出来一汪清泉,那道人大喜,连忙抢过一个伙计手中的锄头往周边扩大了这个坑。

  黄袍道士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金丝细网,用符水在上面画了几道旁人看不懂的咒,撒进了挖好的大坑。

  待起网的时候,捞起来的东西令老村长都大吃了一惊,泛着金光的网里,兜着两只快有半人长的青鲤,脊背上的鳞片皆泛着莹润通透的光泽,近乎碧色,瞧着像一片片薄巧的玉穿在身上,将它翻过身来,鱼肚上的皮是胜雪一样的白,不沾半点杂质。

  鲤跃村家家户户世代都是靠打渔为生,要说他们见过的怪鱼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可是从没有谁或是谁家先祖打到过这样好看又奇特的鱼。

  那道士同万财主道:“按照约定,这两条鱼归了老爷,其鱼肚上的细皮同鳞片都是难得的宝贝,价值千金,就是这肉叫家中众人吃了,亦可强身健体,贫道只要这两片金鳞助修行即可。”

  众人看到他从怀中掏出一把刀刃薄如纸的银匕首,插进了那两条青鲤密布的鳞片间,生生将还闪着金光的鳞片揪了下来,两条鱼痛的直打滚翻尾巴,可道士看不到,万财主看不到,鲤跃村的村民看不到,他们眼中,只有无尽的贪婪。

  万财主很高兴,在府上里设宴,将其中一条刮了鳞去了皮剖尽了内脏的青鲤拿了出来,用一口大锅炖了叫家中众人品尝,那鱼肉果然如同道士所说,肉质鲜美,吃下去便觉得浑身舒畅。

  万府上下的喜庆让其他村民分外眼红,于是纷纷带了锄头渔网连夜去了那个大坑处,挖土,撒网,盼着也能拉上一对这样的奇鱼上来,只可惜,再没有了。

  运气好的,倒也拉上来了零零散散的一些鱼虾,虽没有万财主家的稀罕难得,但也是个个肥满有分量,能拿去卖个不错的价钱。

  万府的厨房老大娘做在做汤的时候,悄悄的留下了一碗,自己喝了几口之后,剩了半碗给苏小鱼,别人都说这鱼吃了能延年益寿,她没忍住偷了嘴。

  小鱼偷偷去了院子,因为带回来的另一只青鲤被养在了院中的大水缸里,她去看了看,它被道士揪了鳞片的地方还在不断的冒血,缸里的水都已经有些染红了。

  可是万家没有人管它,他们都在商量把它的鳞片跟皮肉卖给那些达官贵族,好谋取更大的利益,小鱼看着它还在流血的伤口,心中一阵不是滋味,她杀过的鱼不在少数,可是这次,她看着这条青鲤,心里揪着一阵阵的疼。

  等她回到厨房,老大娘悄悄的把她拉到了一边,端出了那半碗汤,苏小鱼忽然有些恶心,明明她就是吃着这些长大的,可是这次,她看着眼前的汤,脑中就不断闪过那条大青鲤,她下不了口。

  苏小鱼想不到好办法,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没忍住爬了起来,又偷偷去了院子里。

  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终于狠心咬了咬牙,对着那青鲤小声道:“你听话,不要挣扎惊动了旁人,我救你出去。”

  苏小鱼大半个身子都探进了缸里,小心翼翼的将青鲤抱了出来,这鱼个头大,抱在手里沉的紧,鱼鳞贴着苏小鱼的身子又分外冰凉,苏小鱼只能努力压着呼吸,走走停停,从后门溜了出去。

  苏小鱼抱着青鲤磕磕绊绊的跑到了海边,一路上她都不敢松懈,怕青鲤离水太久会死,更怕万财主发现。

  “现在村子里人人盯着古井那块宝地,我不能把你送回那里,你走吧,越远越好,别再被人抓住了!”

  苏小鱼把青鲤放进了水里,它的身子碰到了海水后,尾巴快速扑腾了几下,正要游走,又突然回头看了正站在水里的苏小鱼一眼。

  苏小鱼也正看着它,青鲤在原地停滞了一会儿,好半天没动静,最后它在水中重重的打了个挺,有什么被海浪冲到了苏小鱼脚边,她俯身拾起来,是一片碧青的鳞片。

  苏小鱼筋疲力尽的摸回了万家,彼时天边已经泛了一点鱼白,她刚回到柴房在草堆里躺下没多久,便被一阵喧闹的叫声吵醒。

  几个老妈子把还在睡梦中的她拖到了大堂,万财主一脸怒气的在堂前端坐,有人把一只鞋扔到了苏小鱼面前,万财主猛的拍了拍桌子。

  苏小鱼被吓得一个激灵,人瞬间就清醒了,在看到那只鞋子时慌张的更加厉害,这鞋是别人不要的,本来就不合脚,她昨天偷鱼的时候又太过于紧张,导致鞋子丢了一只都没有发现。

  苏小鱼跪在地上,整个人都在哆嗦,腿抖的仿佛筛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万财主看她这个样子更加来气,命人将她拖下去打,往死里打。

  下人得了令,也知道苏小鱼这次可是犯了天大的事儿,都不敢手下留情,苏小鱼被打断了一条腿扔进柴房。

  平日里跟苏小鱼交好的老大娘见万家的人几乎都出动了去抓被放走的青鲤,便抹着眼泪从门缝里给她塞了两个馒头。

  村里其他村民得了风声,知道老万家的青鲤丢了,一个个都不安分了,纷纷带着器具出了门,都盼着自己能走一回狗屎运,在万财主前头抓到青鲤。

  苏小鱼疼的昏死过去好几回,也不知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有多久,她依稀听到了女子的尖叫,像是……少夫人的声音,而后便是一阵哭天喊地的哀嚎。

  万财主的孙子不知怎么掉进了那只装青鲤的大缸,府中丫鬟婆子竟没有一人发现,三岁多的孩子,就这样活活淹死在了水缸里,少夫人到处找不到儿子,急的眼泪都掉出来了,直到她路过院子时,看到了孩子浮在缸面的脚。

  那孩子捞上来的时候湿淋淋的,泡的有些发胀,万老妇人跟少夫人哭的死去活来,屋外的天像是也被她们的哭声打动了一般,黑云密布,看着十分可恐,衬着这悲伤的情绪。

  万财主带着一帮人无功而返时,迎接他们的是暴雨倾盆跟孙子的死讯,万财主悲怒之余,觉得这一切祸事都是苏小鱼造成的,让下人立刻打死苏小鱼给他的亲孙子偿命。

  雨水重重的打在地上,家丁把苏小鱼从柴房拖了出来,她身体擦拭过的地面是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经过雨水冲刷不断的流淌蜿蜒至各处。

  鲤跃村从来没有下过这样的大的雨,有些村民家里门槛做的低的,水都漫进了屋里,大家都躲在屋中关门闭户不敢出门,盼着这场雨赶快过去。

  海水冲垮第一间屋子的时候,苏小鱼已经在暴雨中挨了一棍又一棍,万财主看着奄奄一息的苏小鱼,仍觉得不解气,还要强调重重的打。

  万财主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巨浪吞没了,不止是他,整个万府,整个村庄,弹指间便化为了虚无。

  不知过了多久后,苏小鱼勉强能睁开眼时,却发现四周目光所能及之地,已经全是茫茫水域,而她却是被什么东西托在了水面上,正缓缓的朝着某个方向移动。

  苏小鱼想起身看看,正要有动作时,托着她的那个东西就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竟然口吐人言。

  “数百年前我家水君大人得了机缘在此地跃过龙门,位列仙班,玉帝感叹之际,派他前来镇守这一方水域,大人在你鲤跃村古井下的泉眼处兴建府邸,护这一方平安。

  “谁知如今你们鲤跃村刁民竟如此可恨,趁大人去往东海龙王处贺寿之际破坏水域结界,擒了大人修行尚浅的儿女跟一众虾兵蟹将。

  “玉帝得知龙颜大怒,这场海啸乃是天罚,你先前救了小姐一命,大人心中感激,派我前来相救于你,还望你日后切莫要丢弃这一颗善心。”

  待它说完,已经到了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苏小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里没有充满鱼腥的渔船,没有随处可见的渔网,有的只是山清水秀,鸟语花香。

  苏小鱼看那青蟹又朝原路游了回去,捡起草药塞进嘴里,对着它的方向招了招手,算是告别,亦是感谢。

  在岸边躺了一会儿,苏小鱼觉得身上好像好了许多,她试着自己站起来,然后发现除了已经断了的那条腿,身上的其他外伤似乎都没什么感觉了。

  苏小鱼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右腿,但马上又释然的笑了,一条腿而已,又不是不能走,再说,还活着就已经很好了。

  这么想着,苏小鱼心里顿时明朗了,随手捡了根树枝撑着,慢悠悠哼起了不知名小调,开始向新的人生走去。

  “后来,就没有啦,谁也不知道小鱼去了哪里,也不知道那青鲤有没有得道化龙,没有人知道后来。”

  师太摸了摸最小的那个孩子,这都是别人遗弃在庙前或是山下的女婴,被她捡了回来,在长夜漫漫,古佛青灯前,与她做个伴。

  小尼姑们闻言马上四处奔走去做自己的活,与此同时,师太的佛珠一头,有什么东西,发起了光。

  一阵清风掠过,再抬眸时,面前已经站了一名青衣袅袅的少女,单看皮相不过二八年华,可是一双眼睛,却是深藏世间万物。

  “当年你在此地塑双鲤泥像,让小小鲤鱼也能有幸得人间一方香火,经这数十载供奉,家中胞弟已经重塑灵识得以托生,我亦借此修行除了黄袍妖道位列仙班。”

  少女指尖捏了个术法,“当日你为我断掉的腿,终是能够还你,此外再赠你百年阳寿,享岁岁平安。”

  当少女再度化清风而去后,庙前供奉的青鲤像突然显灵变了个模样,引的寺中一众小弟子都跑过去围观。

  青鲤寺最小的弟子鼓起勇气摸了摸了石像上的龙角,在抬眼看到师父泰然自若的走过来为石像添了一炷香时,心中惊奇达到了极致。